访友正联通首席技术官:从第一原则的角度深思defi

时间:2021-08-06 09:46       来源: www.gddx1688.com

优正联通CTO王伟剖析了今年去中心化的金融市场爆发的根本缘由和行业趋势。

原题:与王伟的对话:从第一原则的角度重新理解《守望者》

日前,由链家网主办的第17期《守望者学校》邀请了友正联通联合开创者/首席技术官王伟推荐“2021年年度概要——去中心化的金融专场”主题。

Unizon是一家专注于开放金融(去中心化的金融)和数字资产的区块链技术公司。由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资产研究咨询范围的领头羊孟岩、王伟、周志强一同发起。据悉,公司致力于新兴数字资产的研究和去中心化的金融协议的开发,通过区块链技术塑造革新的金融基础设施,为市场提供便捷、透明的金融服务应用。

在catcher school社区,王伟从第一原则的角度重新剖析了2021年WiFi市场的进步逻辑,详细剖析了今年市场爆发的根本缘由、行业趋势判断等很多干货,并解答了为什么国内优质WiFi应用寥寥无几。现将全文整理如下,期望对读者有所启发。

链捕者:在过去的一年里,去中心化的金融的生态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围绕去中心化的金融进行了很多的交流和讨论。在你看来,大家对去中心化的金融的理解中最大的误解是什么?怎么样从第一性原则的角度理解去中心化的金融?

王伟:我感觉第一原理的角度非常不错。假如大家不从第一原则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比较容易产生一些误解。比如,有两种典的去中心化的金融的极端看法,都是这种误解。

第一,有一个问题是,去中心化的金融是不是有真的的价值。有人觉得,这一波人气完全是由流动性挖矿导致的。当热度结束,DEFI就会消失。这完全忽视了近两年来,Uniswap、compound、TVL等主流项目在未启动流动性挖矿的状况下,已达到10亿USD的水平,买卖额已超越100亿USD。

另一方面,有的人觉得去中心化的金融可以做任何事。譬如前段,某贷款平台提出要做“信用贷”,即没抵押物或可贷金额高于抵押品价值。大院总法律顾问对此发表了我们的怎么看,我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也指出:信用贷款本质上是一种基于对现实世界中大家还款能力的考察而进行的金融活动,这并不合适于去中心化的金融。

没价值,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这部分核心问题只有通过第一原则的视角去考虑,才能得到适当的答案。我的看法是,整个金融体系可以分为“信用”部分和“计算”部分。信用部分负责信用的扩张和降低,计算部分负责资源的流动和分配。

去中心化的金融的第一个原则是,“大家为何要用去中心化的金融”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于,达成金融系统计算部分的更好方法——区块链+智能合约,这也是价值互联网及其交换规则。我相信将来整个金融世界的计算部分可以也应该通过区块链+智能合约来达成,这将使整个社会的金融体系愈加透明和高效。既有益于广大群众,又便于有效监督。这是一个理想的模。这就是我对去中心化的金融基本原则的怎么看。

这涉及到对金融体系的一些深入考虑。从去中心化的金融的进步历史来看,它反映了上述差异:最早成熟的DEX,即交易网站,由于它是交易双方的买卖行为,不涉及买卖者的信用问题。假如一方有资产,另一方有资金,买卖可以以适合的价格成交,所以基本上是一个计算过程,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直接达成。二是主流的去中心化的金融贷款平台。只须有超额抵押物,也不涉及还款信用问题。整个过程可以通过智能合约达成,无需人工参与。

因为上述“信用贷款”涉及信用评估,当然不可以完全依靠去中心化的金融平台。不过,大家也可以做进一步的剖析。这可能是一个好主意,拆解计算部分,并结合它与学分制。从保险、衍生品等范围来看,我感觉最新的去中心化的金融项目也在朝着这个方向进步。当大家通过研究和剖析有效地剥离金融场景中的“信用部分”和“计算部分”时,这部分范围就会出现很多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平台,这是一个典的革新过程。

链捕者:很多人将今年的去中心化的金融爆发归因于流动性挖矿。你觉得今年迪菲生态爆发的根本缘由是什么?大家应该从什么角度来看待每一个项目的流动性矿机制和经济模式的合理性?

王伟:我觉得今年去中心化的金融爆发的重要原因是一些主流去中心化的金融平台的成熟和可用性,与多个去中心化的金融平台之间“乐高积木”的可组合性模式。流动性挖矿也是一种很有效的催化剂。

比如,Uniswap今年非常受青睐,主如果由于推出了V2版本,由于它引入了定制的买卖对,从而飞速提升了市场活跃度。事实上,Uniswap在V1中也是一个几亿USD的TVL,V2使它稳定到10亿USD的数目级(寿司交换在中间辗转反侧,但最后回到了这个数目级)。

在Uniwap推出uni mining后,TVL达到33亿USD的峰值,并回到15亿USD的水平。从这一背景来看,流动性挖矿确实会起到非常大的推进用途,但并没改变一个平台商品的基本面和数目级。其他平台,譬如compound,基本上遵循这个规则。

重大项目的矿机制各有优势和弊端。我不是这个范围的专家,我不想发表太多评论。但笔者一直觉得,流动性矿机制是平台初创阶段或向上突破阶段的要紧方法,而不是平台进步和成功的核心原因。

链捕:今年的去中心化的金融浪潮,你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好的项目都在海外,所以大家开始考虑一个问题,为何高水平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应用在中国极少?

王伟:事实上,中国有不少好的项目,也有不少好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开发者和团队。但毕竟,去中心化的金融的浪潮是从海外发起的,中国是一个跟随者/追求者。从这个角度看,落后海外是客观事实。毕竟,去中心化的金融是区块链,所以它自然是开放的、全球化的,而且国家边界并没中央集权系统那样强大。Defi在很多外国项目中也非常受青睐,有一些人在中国社区工作。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主要答案是监管水平、技术水平等。近十几年来,国内革新主要靠资金投入拉动,这与全国经济的迅速进步有非常大关系。然而,海外革新一直是极客精神的主线,与资金投入驱动并行,甚至在大部分时间里占据主导地位。

在网络范围,现在看来,中国更为成功。网络革新一般更倾向于与生活融合,譬如近期忙碌的卖菜巨头。在这个层面上,资金投入驱动优势明显。然而,资金投入驱动并非所有革新的决定性原因,尤其是对于很多很早期的项目。其实,创意和推行并无需不少钱,更多的是依赖革新的理念甚至感受,这在去中心化的金融等纯数字范围尤为突出。

举个不适合的例子,JK罗琳在一家有失业救济金的咖啡店里写《哈利波特》。不管你给她多少钱,你都写不出来。因此,在早期的区块链和今天的WiFi背后,有一个赛博朋克的影子,强调“高科技,低生活”,关注更自由公平的环境,而不是赚大钱。以财务回报为目的的资金投入者可能困难支持这一点。

从更深层次看,这也是国内整个社会的一个缩影。“高科技,低生活”的口号不太可能出目前那些由于没钱而真的过着低生活的人群中。不然,大多数人甚至会嘲笑他的阿Q精神。

我想说的是,大家大部分青年为生活奔波的重压,损害了革新的动力。在这种环境下,自然期望得到更多资金投入者的支持。

Chain Catcher:今年在去中心化的金融行业有不少“革新”。比如,近期的算法稳定币引起了不少关注和争议。你觉得算法稳定币的价值是什么?怎么样区别真的的商品革新和炒作?

王伟:通过这个例子,我想用把金融体系划分为“信用”和“算法”的模来做一些剖析。容易地说,算法稳定性就是把“稳定性”的定义纳入算法的范围。稳定的源泉是什么?总之,稳定是大家的主观感受,它源于大家的平时生活。所有其他产品的单位价格都是货币。比如,日元兑USD可能相当稳定,但波动非常大。

我知晓稳定币的算法有非常多种,设计逻辑不同,有些设计精巧,不可以以偏概全。让我举个容易的例子。世界各地的证券交易平台都具备“拆分”和“集中”的能力。假设股票价格每上升到肯定水平,就会分裂,成为价格上升前的价格;每降低到肯定水平,就会成为价格降低前的价格。

如此,这只股票的“名义价格”就可以维持不变。不过,假如这是一家好公司,每年分红不少,大伙都来买,三年后股价会维持不变,但资金投入者事实上会赚不少钱。另一方面,假如它是一个坏公司,它的股价不断下跌,最后的结论仍然是亏损。可以看出,通过某种算法维持面值名义价格不变,并不可以使该资产成为“稳定币”。这种算法事实上是大家挣钱、担忧亏损心理形成的一种博弈结构。

因此,我的看法是,稳定币的“稳定”定义源于为何它被同意为其他资产的估价单位。这种观念源自外部环境和大家的主观观念。事实上,它是金融体系的“信用”部分,而不是算术部分。比如,一个国家的法定货币是由国家环境决定的。大家在数字虚拟货币范围的美元X或xusd是由汇率等很多原因决定的,所以算法非常难发挥类似有哪些用途。

那样对于第二个问题,怎么样区别金融革新和噱头呢?我的建议是更多地从金融逻辑的角度来剖析,也就是从“信用”和“计算”的角度来剖析,包括更多的类比。

链捕手:在近期的研究中,Multicin capital提出,在去中心化的金融项目中存在很多风险,如合同错误、协议参数化不好的、链拥塞、Oracle错误、管理员机器人/LP问题等。与此同时,行业安全事故也频发。你觉得这部分风险在将来能减轻多少?将来几年内,国防部安全事件的发生频率会大幅减少吗?

王伟:我一个人也是技术专家。通常来讲,安全事件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区块链固有些,如链上的拥塞;另一类是典的人为错误,即程序错误或优化不够。

第一,区块链的固有情况是拥塞。本质上,当大家享受区块链作为一种特殊计算系统的能力时,大家应该支付相应的本钱或本钱,包括速度、拥塞和汽油费。期望ETH2.0能解决这部分问题,至少不会是非常直接的结果。

让大家做一个容易的推论:假如ETH2.0的单笔买卖速度快,手续费低,那样大家会做更多的买卖。从区块链共识机制的本质来看,整体平均速度会第三降低(由于区块的容量是有限的)。同时,假如单笔买卖的速度远高于1.0,那样大家会更倾向于以高成本换取速度。那些付低油费的人将没办法排队,仍然会遇见拥堵。假如大伙都想争夺资源,GAS FEE又会上涨。所以这不是最后用户的选择。

另一类问题是人为错误。归根结底,程序是由人类撰写的。只须是人写的,就会出错,包括对不少平台的攻击,主如果由于设计思想或代码逻辑问题。我从事传统it工作多年。要负责任,智能合约没比传统it更多的问题。

问题是整个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系统都暴露在每一个人面前,没传统防火墙和分级系统的保护,任何问题都大概被攻击。因此,这部分错误导致问题的可能性比传统的封闭系统要高,损失也会更大。迪菲工业在这方面一直在改变,到现在为止,成效是明显的,整个生态环境也得到了进步。

链捕手:目前cefi生态也在飞速进步。你觉得cefi和去中心化的金融将来将在行业中占据哪个位置?或者说将来的存在是什么关系?

而今年8月和9月的总成交量也超越了当年同期的8月30日。我觉得,在可以达到与头孢相当产能的商品上,总的趋势是超越甚至取代头孢。

通常来讲,智能合约的迅速进步有两个方向:一是部分商品逻辑复杂,现阶段智能合约实行效率不高,难以达到成效;二是集中式系统成为对手的能力,即:,大家一直强调的信用能力。譬如一些衍生品平台可能不起中性用途,而是有我们的资金运作,前者主如果技术问题。我觉得这就是ETH2.0的优势所在。不然,其他公共连锁店可能会迎头赶上。总之,假如技术问题可以得到解决,就不会改变去中心化的金融追赶的大趋势。后者是大家前面说的。有的地方不可以被去中心化的金融覆盖,由于仅靠算法没办法解决信用问题。

因此,我觉得cefi和去中心化的金融在将来应该形成一种角逐与合作的关系。角逐点主要集中在买卖、抵押贷款等双方都能达成的功能上。在这方面,去中心化的金融的优势一定在增长。合作的重点在于资产发行、流通、清算这一长链中的不同环节。每一个人都能各司其职,互相学习。其中,我想强调的是,中金所的主要方向需要是与现实世界接轨,包括合法货币的数字化、信贷放贷、实物资产抵押等,这部分都只可以靠现实世界中的信息或人的信用来完成。

我相信最后的趋势是,头孢噻和去纤之间不再有不同。比如,创客引入现实世界的资产作为抵押品,需要有一个集中的管理环节。大家可以说制造商也进入了cefi的范围,还是已经成为cefi?这就让大家回到了第一个问题:将来cefi和去中心化的金融之间没不同,而是金融体系中“信用”和“计算”有什么区别。

链捕者:以yfi为代表的head 去中心化的金融项目中,并购愈加多。你觉得这会对这个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王伟:去中心化的金融平台是一套智能合约,是区块链上运行的代码。项目并购是代码吗?一个智能合约合并另一个智能合约?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事实上,仍然是人和团队被回收。

过去,企业并购的对象也会包括无形资产,如代码、常识产权、专利等,但在开源透明的去中心化的金融世界里,甚至连这部分都没。假如非要说无形资产的话,就是开发职员心目中没达成的想法,与现有运行平台的代码发布权限,包括GitHub仓库、平台管理地址私钥等,如此一来,并购的目的就很明确了,用于团队集成/协作。

进一步的剖析表明,去中心化的金融协议是可连接和可STARKING的。团队整理能带来什么好处?只有一个优势,就是通过团队合作,无论是简化接口和步骤,减少GAS FEE,还是协议间用户利益的协调等,都可以优化并购与被回收项目之间的联系。

假设并购确实产生了如此的成效,而且愈加多的如此的并购,其结果非常可能会把去中心化的金融世界从一个独立的协议变成一个内部关联性强、协作效率高的“协议族”。

这种趋势一旦出现,将对迪菲行业的进步产生深远影响。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甚至不能而知。这需要持续的察看和深入的考虑。

Chain Catcher:你觉得2021年,去中心化的金融行业非常重要的三大趋势是什么?

王伟:我觉得明年这个行业会有三个趋势或方向:

第一个趋势是“革新”,由于去中心化的金融产业还非常早,还有不少新的范围需要探索。“去中心化的金融”的第一部分是指金融范围的持续革新。无论是保险、利率、衍生品,都有不少革新方向,但革新的方向应该把握。这是去中心化的金融进步中的第一个问题。学会这一规律是有效的革新,必然会成功。相反,不管有哪些新的想法,它们最多都是昙花一现的。

第二个趋势是“安全”。2021年是去中心化的金融爆发的一年,也是去中心化的金融系统性、大规模攻击的第一年。从年初到年底,袭击不断,损失数亿USD。但我觉得新事物需要经过这个过程。伴随愈加多的智能合约安全规则被学会,审计能力愈加强,价格决定机制也愈加严格合理,2021年WiFi的安全性将大大提升,对WiFi的健康进步起着至关要紧有哪些用途。

第三个趋势是“一体化”。集成有不少层次。比如,上述项目并购也是一种整理。但我最想谈的是与真实资产的整理。今年,制造商开始引进连锁企业下的资产作为抵押品。很多项目也在探索怎么样将实体经济筹资活动与去中心化的金融结合起来。

刚开始,我感觉可能需要2-3年的时间才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毕竟,去中心化的金融适用于当地数字资产。假如过早引入实物资产,可能没办法像往年那样盲目地“区块链+”,重蹈覆辙。但,考虑到德福的进步速度这样之快,今年德福原有数字资产的开发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明年可能是一个新阶段的起点,即与链下资产的整理。

相关推荐